港版《邓小平时代》读书笔记

港版《邓小平时代》读书笔记

摘要:港版《邓小平时代》读书笔记

0x01写在前面

读过很多书,自己其实记得的并不多——但读过的书肯定是消化到了自己的头脑、气质、行为中的——为了让自己对读过的好书记忆更为深刻,特开此类博客记录自己读过的数据。而开这篇博客主要是为了记录下自己读《邓小平时代》这本书的过程,用途在于摘抄并对对应的句子写写自己的看法。不多说,因为读到第六章才想到,故摘抄从第六章开始,每五个章节一个小段。

0x02第六到十章

邓小平在1978年底总结出国考察的作用时高兴地说:“最近我们的同志去国外看了看。看得越多,就越知道自己多么落后。”在他看来,这种对落后的认识是使改革获得支持的关键因素。

确实,看得越多、见得越广才知道自己有多么废物(笑

这些干部探讨了在临近香港边境的广东宝安县建立出口加工区的可能性。这种加工区从国外运进原料,用中国的劳动力进行加工后重新出口,既无关税也不收任何限制。没过几个月,国务院就正式批准建立这个加工区,这就是后来的深圳经济特区。当时广东存在着实际的治安问题:每年都有成千上万的年轻人逃往香港……邓小平说,出路不是用更多的钢丝网和边境哨所强化治安,而是集中精力发展广东经济,这样年轻人就会觉得没有必要逃到香港谋生了。

深圳,梦开始的地方。邓老说的话倒是一针见血,本质问题解决了,表象问题也就解决了。治病得治本。当然了,嘴头说说确实容易,能抓到本质才是真本事。

华国锋的宣传部长张平化去东北各地视察,要求干部拥护“两个凡是”。(后来邓小平在三中全会上获得更大权力后,张平化成为了最先被他革职的干部之一,有胡耀邦取而代之)

也是很有意思,我总是觉得,人生于世,站队很重要。

邓小平说,马列主义并没有告诉中国革命者要农村包围城市,毛泽东在军事上取得成功,是因为他使马列主义适应了当时的具体情况。

其实也挺有意思的,当年秉着实事求是为信条,写出实践论的毛偏偏在晚年违背了自己早年说过的话,变得固执,犯下了错误。

会议临近结束时,邓小平称赞这次会议说,它标志着我们党又恢复了畅所欲言的民主讨论传统。他说,这是自1957年(当时“双百方针”鼓励自由表达)以来党的会议上最好的讨论。有人认为,它是自1945年中共七大以来最好的会议,还有人认为,它是自1941年至1942年延安整风运动以来最好的一次会议。

中国的政治制度的描述里有这样几个字:民主集中制。我没能力评价这种制度的好坏,只是觉得,这种制度可能是最优的也说不定呢?毕竟大部分的平民屁都不懂,还是让小部分的精英来引导一个国家的来得实在,只要这小块引导国家的精英内部的讨论是民主的就挺好。

邓小平说,集体负责论实际上是无人无责。

很多社会心理学的书籍中提到过这样一种现象:在夜晚的大街上,如果传来诡异的、让人不适声音(斗殴、欺凌等),人们报警的可能性会更低,因为他们都想着,总有其他人会报警。

他知道不平等会增大——由于即将产生的那些变化的速度和中国人民的多种需求,“一部分人会先富起来”。但是他说,其他人以后也会有机会,先富可以帮后富。

事实上,先富并不会帮后富,先富者只会更加想着如何去巩固自己的财富,让自己的后代不会“阶级滑落”,甚至爬得更高。我有理由相信,现在的中国尽管阶级间存在着流动性,但这种流动性会随着整个中国环境的变化越来越小,到时候,后富者也会越来越少了。

与会者有理由期待,那个由大规模群众运动、阶级斗争、僵化的意识形态、英雄崇拜、高度集体化和全面计划经济所构成的痛苦时代终于结束,中国开始进入可控状态。

摘这段主要是为了这几个对那个时期评价的定语(笑

文化大革命其实是一场“反文化的革命”,它攻击了旧文化,却没有创造出新文化。

同上。

在邓小平看来,中国社会如此庞大,人口众多,百姓十分贫穷且相互对立严重,在行为方式上缺乏明显共识,所以必须有一定的自上而下的权威。

确实,看看那些流行的地域黑的说法,中国内部想要安稳,一个具备权威的政府得存在,这是国情。

在文革期间,西单墙上贴满了批评刘少奇、邓小平等中共领导人——他们被称为“走资派”——的大字报。在1976年4月5日示威期间,墙上有贴了许多谴责“四人帮”、歌颂周恩来和拥护邓小平的大字报。

我始终觉得群众是不理智,在群众里一个人是没有独立思考能力的。结合中国人群体的多样的差异性,一旦多个具有对立观点的群里被哄起,那定是一片混乱。这也是我觉得一个权威中央政府应该存在的原因之一。

邓小平…说:“写大字报是我国宪法允许的。我们没有权力否定和批判群众发扬民主、贴大字报。群众有气让他们出气。”邓小平反问道:“允许群众表达自己的观点,这有什么错?”

Mark一下,看下后面读到七十二的时候是什么感觉。

会议开始时民主墙前已经如火如荼,但西单的民主墙是无组织无计划的群众运动,而理论务虚会则自始至终都做了细心的安排。此外,西单的大字报作者和读者都是民主墙偶然相遇的陌生人,参加务虚会的160人则是进行挑选出来的党员,在一个月的时间里他们几乎天天都能相互交流,与民主墙上的大字报相比他们的讨论更加细致,反映着对党史和世界局势更全面的理解。

中国的群众中鱼龙混杂,什么牛鬼蛇神都有,太自由反而会导致混乱;同时,人民群众看待问题的视角和那些真正有智慧的高层看待问题的视角相比是残缺的。

后来担任中国社科院政治学研究所所长的严家其则提出,为了避免重蹈覆辙,应当对所有的干部的任期做出限制。

想到之前的修宪,很耐人寻味了。

但是,在邓小平统治时期,到1992年他退出政治舞台为止,在自由的边界问题上他将面对持续不断的拉锯战。这场拉锯战最终在1989年6月4日导致了一场悲剧。

不多说。

毛泽东会见外国人时散发着帝王般的自信,谈论哲学、历史和文学,纵论天下大势。周恩来在国内外会见外宾时,则表现得博学而儒雅,他态度亲切,体贴入微,对客人照顾得十分周到。他既谈论大事,也愿意讨论细节。

毛的自信和胸怀在他的很多句子里都可窥得几分;以人民对周总理爱戴,其儒雅随和也是可见一斑。

在与外国人的会谈中,他逐渐形成了自己的独特风格:先说几句机智的开场白,对外国客人表示欢迎,然后迅速地专注他要讨论的议题,直率、明确、强而有力地表明自己的观点。

邓小平的风格倒是值得学习。

“长得很丑却要打扮得像美人一样,那是不行的,”他说,“必须承认自己的缺点。我们是落后的国家,需要向日本学习。”

邓讲话讲的倒是十分有味道,一言一语都能读出他深入骨子里的实用主义。

邓在关西地区的一家饭店走过一个充满喜庆气氛的房间,瞧见一个穿着漂亮白衣的女子,便问那里在做什么,当听说正在举办婚礼时,邓问道他是否可以看一看。一对新人很高兴他们的婚礼将成为国际新闻,愉快地摆好姿势和邓小平合影,旁观的人都觉得颇为有趣。

这边有两个点很有意思,一个是邓小平当年不认得婚纱;一个是新人结婚一国领导人的从天而降。其实想想邓不认得很正常,比较在毛的时代,西方现代的东西传进来是不可能的,不过也算是关于邓的一个颇为有趣的点吧;一国领导人参与普通平民婚礼可是有意思了,记得之前看的魔力红的sugar的mv,就是突袭他人的婚礼造成惊喜,这个好玩了,自己结婚直接通报国际了(笑)。特意去google了下想看看有没有照片存下来,没找到,挺遗憾的。

0x03第十一到第十五章

和邓小平的会谈让布热津斯基十分兴奋。5月26日他向卡特简报后,卡特在日记中写道:“兹比格…被中国人征服了。我对他说,他受到了迷惑。”

邓小平确实是一个很有魅力的领导人啊,美国人这么骄傲都能被“迷惑”。(笑)

但他知道,这个决定将使他最珍视的目标之一——在有生之年看到台湾回归大陆——的实现变得异常困难。那么他为什么还要同意呢?……或许更重要的是,邓小平还知道,与美国实现关系正常化,会让中国更容易得到它在现代化建设中所需要的知识、资本和技术。布热津斯基几周前曾告诉柴泽民,美国政治提供了一个短暂的机会,如果他们不迅速行动,下一个机会就得等到1979年底了。多年以来,关系正常化的过程阻碍不断,邓小平看到机会难得,他不想放过。

看中美建交这段确实有“跌宕起伏”的味儿,特别是在发布声明前一天紧急会议上邓小平在知晓美国继续向台出售武器的时候的勃然大怒,更是让我心里咯噔了一下。我一直觉得,做谈判,坚定自己的立场是很重要的,像邓或者说中方就一直坚持反对美国继续对台出售武器,但很多时候没有十全十美的事,为了更大的利益暂且搁置另一个自己亦是珍重的事务也是很重要的。不得不说,中美建交确实是现代史上一个伟大的时刻。

蒋经国是在半夜被叫醒的,得知即将发布公报的消息的,台湾人的愤怒一如北京人的欣喜。台湾官员及其在美国国会的朋友怒不可遏,一些保守派也跟着声讨打算与“共产党敌人”合作的美国官员。

半夜被吵醒的蒋经国内心OS:”mmp”。

佐治亚州州长乔治·巴士比问邓小平,他在美国有没有发现什么特别的事,邓小平半开玩笑的说,他没想到美国人居然每一餐都吃小牛肉——原来华盛顿和亚特兰大细心的东道主此前获悉邓小平爱吃的食物中有小牛肉,便连续几次晚餐都给他上小牛肉。结果,邓小平下一次进餐时,小牛肉就消失了。

也是很有意思的一个点了。

布热津斯基说,中国和法国的文明都自认为高人一等,邓小平答道:“不妨这么说,中国菜在东亚是最好的,法国菜在欧洲是最好的。”布热津斯基说,卡特要与中国恢复邦交时,遇到过美国国内亲台湾的游说团队的麻烦,他问邓小平是否在国内也有类似的麻烦。邓小平敏捷地答道:“我也有啊,台湾的1,700万中国人就反对。”

看到“法国的文明自认为高人一等”我就想辱一波法了,毕竟法国自拿破仑时代结束以来就没咋在大战场上赢过(笑)。邓的回答倒是天衣无缝啊。

在休斯敦以西37英里的西蒙顿牛仔马术表演中,奥威尔·谢尔报道说:“邓小平在他的助手、部长和译员的簇拥下,就像小镇上的老练政客一样用力地挥着手。邓小平……走到围栏前……一个姑娘骑着马飞奔而至,把自己的宽边尼帽递给了邓小平,口哨和欢呼声在人群中响成一片他们高兴地看到,邓小平像表演一样把他的新帽子戴在头上。他用这个简单的动作,不仅结束了中美两国30年的怨恨,也给了他的人们某种许可,让他们一起和他接纳美国的生活和文化……消除中国对西方根深蒂固的抵制。”

新闻文稿写得蛮好。

中国电视上每天播出的新闻和邓小平访美期间制作的纪录片,展现了美国生活十分正面的形象——不仅是美国的工厂、交通和通讯,还有着新式住宅、拥有各种现代家具和穿着时髦的美国家庭。一种全新的生活方式被呈现给中国人,让他们趋之若鹜。

记得当年看64纪录片的时候,里面有个学生说,“我们也想要耐克鞋,我们也想周末跟着女朋友去酒吧玩玩…..”(大概是这样),国人当时之“趋之若鹜”可见一斑。

有些中国人想一夜之间就能得到一切,没有意识到在能够享受到经济增长的成果之前,中国需要作出多少改变。还有一些人急于引进中国的现实还难以适应的制度和价值。

同上。当时的人是真的穷怕了,封闭怕了,急了其实也正常。

这既是为了遏制苏联,也是为中国的现代化争取帮助。现在他已经完成了自己的使命,履行了自己的职责,他可以转向另一些重要任务了。邓小平在当时的15个月里5次出访国外。虽然他又活了18年,但是从此再也没有迈出国门。

这段话读出了点邓公鞠躬尽瘁、夙愿已了的味道,这就是伟人吧。

北京一些政治嗅觉灵敏的干部认为,邓小平登黄山,就像毛泽东著名的游长江一样,他要让人们看到一个健康的领导人,准备在国内政坛上大干一场。

“我们在1957年不谨慎了……在1958年违背了深入调查研究、一些新事物都要先试验后推广的原则。”关于文革,他说:“我们没有能够始终遵循前17年中所确立的正确方针……这使我们后来付出了沉痛的代价,使本来就可以避免的错误没有能够避免,而且犯得更为严重了。”

他说:“开会要开小会,开短会,不开无准备的会……开会、讲话都要解决问题。……集体领导解决重大问题;每一件事、某一方面归谁负责,必须由他承担责任,责任要专。”

见很多人说过,如果要学管理,要看邓小平讲过的话,现在看来,邓小平讲过的话确实十分的有条理、沉稳,在当时来看也确实是十分有洞见的话。

邓小平自早点起就享有一种声誉——他善于区分大事小事,将精力集中在能给中国带来最大变化的事情上:制定长期战略、评价可能决定长期目标成败的政策、争取下级干部和群众的支持、宣传能实现它想实行的政策的典型。在一些重要但复杂的领域,例如经济或科技领域,邓小平依靠其他人思考战略,然后向他说明不同的选择,最后由他拍板。

鄧小平的家人覺得他親切寬厚、言談風趣,但在家人之外,他不是一個和藹可親的人。同事和其他人都對他敬重有加,卻不像對胡耀邦,或當年對周恩來那樣愛戴他。他們知道,在緊要關頭,鄧小平會做他認為最有利於國家的事, 而未必考慮這樣做是否有利於自己的手下人。實際上,有些人覺得與周恩來和胡耀邦相比,鄧小平待人就像對待工具,視其是否有用。

这种待人态度倒是十分值得学习

鄧小平就像中 共領導層的其他同事一樣,認為群眾不僅需要在學校,而且需要在一生中不斷接受宣傳,要對他們進行「教育」,使之 理解為何要遵守一定的規矩。而這種「教育」,需要輔之以人們對最高領導人一定程度的敬畏,以及對於膽敢蔑視權威 可能給個人和家庭帶來的後果的懼怕。

習仲勳原籍陝西,但1989年退休後他選擇了住在廣東。他的兒子習近平生於1953年,在2007年當選為最年輕的政治局常委,成為最有可能在2013年接任國家主席一職的人。

任仲夷的部下十分感激,因為他們知道,假如不是任仲夷願意承擔責任, 保護大家,廣東的試驗很可能出現大的倒退

鄧的小兒子鄧質方曾對一個美國熟人說:「我父親認為戈巴卓夫是個 傻瓜。」在鄧小平看來,戈巴卓夫從政治體制改革入手,分明是誤入歧途,因為「他將失去解決經濟問題的權力

他要中國人 學習世界上所有的成功經驗,不管它們來自什麼制度、發生在什麼地方。他要掌握國內的真實情況,不想聽大躍進時期 那種造成嚴重問題的浮誇報告。他認為人需要物質刺激,需要看到實實在在的進步才能保持幹勁。他堅信,經濟繁榮靠 的是競爭,不但追求利潤的經濟生產者和商人如此,希望為當地帶來進步的幹部也是如此。

1978年谷牧訪歐之後,引進外國工廠的呼聲越來越高,上層幹部,主要是主管工業和交通運輸的部委,在那些想使項 目落戶當地的地方幹部的支持下,列出了未來幾年希望獲得的各類工廠項目的清單,然後派幹部去歐洲選擇可以提供技 術和資金的合作夥伴。

謹慎的平衡派集中在財政部、國家經委、國家計委和各大銀行。與其他國家處在同等位置的人相似,主管財政的 官員把平衡預算、確保有足夠的外匯償還外債、控制通貨膨脹等視為自己的責任。在制定經濟計劃時,他們盡力保證重 點經濟領域能夠得到必要的原料、技術和人力,保證消費品不至於短缺。

成功的項目管理者都是集奉獻、堅毅和機智於一身,能夠應付各種難以預料的問題的人。

他的一些方案,甚至是其中的用語,都跟他在大躍進後恢復時期所推行的緊縮政策極其相似,但他沒有用過去的「緊縮」一詞,因為它聽起來太消極,而是用了「調整」一詞

一些有頭腦的中國官員相信,陳雲對急躁的鄧小平提供了必要的平衡。他們承認,中國剛開始現代化探索時先冒進後緊縮,是一件很不幸的事。但是他們認為,陳雲的調整政策十分必要,如果鄧小平當初能夠更多地聽取陳雲的意見,1980年代後期的一些問題也許可以避免。

村鎮到處都是面容憔悴、缺衣少食、住房簡陋的人。有些地方甚至連木頭桌子也沒有,只有泥砌的桌子。正如萬里對他的孩子們說的,他不禁要問,共產黨掌權已經這麼多年了,為什麼情況還是如此糟 糕

在北京的一次會議上,當一位農業部副部長批評包產到戶的做法時,萬里 反唇相譏:「看你長得肥頭大耳,農民卻餓得皮包骨,你怎麼能不讓這些農民想辦法吃飽飯呢?」

直到1980年9月省委書記會議前夕,鄧小平才同意把農業生產分散到戶。1980年5月31日他把胡喬木和鄧力群找來,表示自己支持包產到戶,並讓他們把他的意見宣傳出去。很多地區很快就開始了包產到戶,但當時仍有一些地方幹部不清楚鄧小平的立場。鄧小平向他的兩個筆桿子提出的要求,實際上標誌著毛澤東啟動的農業集體化結束了。

毛澤東鼓舞人心的講話四年後,有千百萬農民飽受饑饉;毛澤東講話近30年後,集體公社被解散。與之相反,在鄧小平謹慎理性地對他的筆桿子說明自己的觀點四年後,中國大多數農村都實行了農戶經營,農業產量飛速提高;鄧小平講話30年後,他所實行的體制仍在強而有力地運行著。

但是,如何區分個體戶和資本家呢?馬克思在《資本論》第四卷中講過一個有八名僱員的僱主是在剝削他人勞動的例子。因此活學活用的北京政治領導人建議,只要個體戶僱工不超過七人,自己也從事勞動,就應當被視為「勞動者」。

0x04第十五到第二十章

此时,胡耀邦认为他能够为现代化做贡献的最佳方式之一,就是走遍全国所有县市,给地方干部打气。他听取他们反映的问题,尽力消除发展经济的障碍。根据他对农村的视察,胡耀邦确信各地有能力发展得更快。

在智囊团里为赵紫阳工作的人,都十分尊敬和钦佩赵紫阳。他们喜欢他毫不做作的随和作风、不拘一格广纳贤言的开放态度,以及能够把想法转化为推动国家前进的实际政策的能力。

可惜后面89政治斗阵被败赶下台了。

世行报告建议中国要更加注重利用价格,从价格入手促进更有效的投资决策,推进更灵活的对外贸易。他还建议让国内人口更加自由地流动,使劳动力的使用变得更有效率。但是它也主张价格变动和其他改革都不宜操之过急。这个团队不主张全面迅速的市场自由化或私有化。对于中方人员来说,参与这项研究,使他们有机会了解具有全球发展经验的经济学专业人士的视野,并学习用新的眼光重新审视自身的体制。

现在来看,世行的这帮人给的意见确实很有良心。

会议的结论是支持价格双轨制,即一轨价格适用于国家计划内产品,另一轨价格则要适应市场的变化。完成定额的国营企业可以将超额部分以市场定价出售……有些世行官员批评价格双轨制,因为这会给国营企业的干部制造迅速牟利的机会,他们可以用计划价格购买商品,再以高价在市场上出售。但中国高层官员认为,他们有把握用行政处罚手段控制住腐败。

这个“但中国高层官员认为”倒是十分的耐人寻味。

会议之前中方尚未充分理解的一个关键问题是:如何采用其他货币和财政手段来调节市场,以避免中国人一向认为的资本主义所固有的大起大落。

在国内我一直所接受的观点是资本主义是有其固有的大起大落的,所以其实还是中国人以为的?

已对谨慎的计划派感到不耐烦的邓小平说,对可能发生的事情进行科学预测是不可能的,如果只讲稳定就很难取得进步,没有一点闯劲,就不可能实现经济翻两翻。

从后面来看,邓的心境确实也是急了,所以才有了后面放开价格管制后的通货膨胀与社会混乱。其实谨慎与开放就是一个度的问题,但我见的事情越多、经历的事情越多、看的书越多越是发现其实度的把握是一件十分困难的事情,很多时候我们没有办法去把握好这个度,过热不好、过冷也不好,这种事情需要经验,需要阅历才能够有更大的操作空间,而矛盾点在于,很多事情不给你在拥有了经验阅历之后再去做的机会,所以人处于世,也确实是十分的无力啊。

邓小平在1984年6月开始使用“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一说。这个宽泛且模糊的巧妙概念完全符合邓小平的基本思路;即扩展可以被接受的意识形态框架,使国家能够采取行之有效的政策。邓小平利用这个概念来推动其扩大市场、在工商科教领域进行全面改革的目标。

人是一种很奇怪的生物,语言也是一种很奇怪的事物,文字也好、语言也罢,很多时候并不只是那一个个简单的字符、连贯的语调;通过文字、语言对事物的描述也是多样化的,而有趣的是人们在不同的环境下对相同事物的不同描述总是有着不同的态度。

在那一年的国庆游行中,北京大学的学生游行队伍打出了一条写有“小平你好”的横幅,这是一种发自民间内心的友好问候,而街道两旁的群众也自发加入到“小平你好”的行列中。这句话和这个场景,和17年前红卫兵遵照上面的指示高喊“毛主席万岁”表达崇敬的做法形成了鲜明对照。

对邓是发自内心的朴素问候,但背后是深深的尊敬;对毛是上传下达指令的完成,是对权威的屈服与掐媚。事实上,邓与毛的个人风格所反映出来治理风格的反差亦是极大的。

很多藏人乐观的以为,他们在西方人的支持下能够强迫中国政府让步,然而恰恰相反,北京的官员进一步加强了控制……1989年的诺贝尔和平奖颁发给了达赖喇嘛,也让西藏僧人大受鼓舞,再次导致中共领导人收紧控制

所以,想让中共对硬的服软是不现实的。其实这样反映了中共这个组织贯彻始终的原则性以及面对原则性问题的紧抓不放,从这点来看,中共作为统治者,是优秀的。

0x05写在后面

其实也没什么好写的,看这本书的初衷只是想加深自己对改革开放的理解,对中国社会与国情的理解,至少在这两点上,这本书给我提供了足够多的信息。其他的不过多评论了,邓公的确伟大,六四也确是污点,但至少,中国现在是好的,写这段字的时候,正值“地摊经济”复苏之时,疫情之下,我国经济形势之不稳、国民生活之动荡可见一斑,一种社会危机感、个人危机感亦是油然而生。但慨叹于个人能力之有限,无法做些什么,只能好好变强了。
最后,书是好书,自然是强烈推荐的。另几本读过的有关中共的、有关改革开放的有杨奎松的《毛泽东与莫斯科的恩恩怨怨》还有林毅夫的《解读中国经济》,都是不错的书,在这也推荐一下。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