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ld lang syne

Auld lang syne

摘要:朋友难得啊,知己更是难觅啊

写在前面

Auld lang syne是爱尔兰的一首民歌,中文译名是家喻户晓的“友谊地久天长”;这篇文章的categories我分到了“鸢尾花”,懂花语的朋友应该知道这个花语象征着“友谊地久天长”。所以很明显,这篇文章自然是讲朋友的。

记录今天

今天同一个好了七八年的朋友一起去深圳湾逛了逛,一方面三四个月没有走出家门方圆两公里外实在憋坏了;另一方面,想去看看目前深圳发展最迅速的南山区发展的怎么样了,我一年多没来那边了,他住我邻里也是因为课业繁忙三四年没到过那边了。一路上把话言欢,聊现在聊过去聊未来,聊自己聊他人聊他物,两年多没见仍是无话不谈,让多久来自觉身后一无所有、内心时常深感空虚无物的自己添了份充实与自信。是啊,朋友是好东西啊,一段好友谊更是醇厚。想来我与他最开始认识的时候,身边亦有许多其他朋友,这么多年来,走得走、失联的失联,大家天各一方,慢慢淡了关系,同他们走到最后身边也只剩他一人了,甚是慨叹,感慨距离的无情,感慨时间的无义,更感慨感情的脆弱。
今晚还见了另一个高中的朋友,也是一年多没见了,感觉他没什么变化,穿着一件高中一直穿着的衣服、梳着跟高中一样的发型就出来了,一年的时光仿佛没在他身上留下多少痕迹,可能这就是作为地主家的傻儿子自带的天然buff吧(笑)。大家在一起还是很能聊,聊了很多以前的高中的事,我们的同学、我们的糗事、我们那段当时觉得漫长乏味如今回味起来确实如此短暂、当初觉得万般不好现在感到事事皆行的日子,是啊,真想那段自己没能好好珍惜和把握住的日子,真想能够再回去一趟啊,真想能够再去看看那个没把握住的事一眼。我自认为是一个不念过往的人,唉,没想到最终还是陷入了马尔克斯所说的“回忆的陷阱”之中。
如此之念,还是上了大学之后,才发现自己是如此的害怕孤独。那句歌词怎么唱来着?“被偏爱有恃无恐”,是啊,当年为同窗温情所偏爱所不知,回过头来才发现一切都如攥在手中没握紧的沙子,等到发现快要流逝光了想要握紧时,却发现越握失去的越快,一切都太晚了。但逝去的终究是要逝去的,沙子攥得再紧也止不住流逝——美好的东西的流逝终究是令人后悔的,但如若自己能早些意识到美好,这份后悔或许会减少几分吧,快乐也能多个几分吧。如今,面对着来自天南海北的同学们,同他们真的能成为好朋友吗?同他们真的能互相信任吗?同他们真的能无话不谈吗?同他们真的能并肩作战吗?恐怕很少能做到这些吧,大家来自的地方不同、接受的文化不同、摄入的饮食不同、经历的事情不同;大学自由无约束,可能上的课不同、参加的活动不同、认识的人不同想要找到一个soulmate是多么的难啊。我可以同他们嘻嘻哈哈,可以同他们插诨打岔,但我却不能够同他们进行真正的,心灵上的交流,莫不是一件让人遗憾的事啊。但想到大家皆是如此,遗憾仿佛又少了几分。朋友难得啊,知己更是难觅啊,当年读伯牙钟子期的故事时倒是没多少在意,现在这份体会是真的如此的深刻,可见古今皆是如此,知音是难见的,这样想想,心中阴郁仿佛又少了几分。
所以,能够遇到今天这两个同我见面唠嗑的朋友,确实我之幸事,今天也确实聊得畅快淋漓。相信今后每每想到如此,步子便可以迈得更为坚定吧——朋友的作用不就是如此吗,陪着你,帮着你,温暖着你。写到这里,想起了之前看《素媛》的时候素媛妈妈的那个胖阿姨朋友,纵使素媛妈妈误会了胖阿姨,说“要撕了她的嘴”,但素媛妈妈在受到人生重大打击时,胖阿姨还是不离不弃,确实让人感动啊。

写点别的

今天兴致好,多写点东西吧,也作为自己想法这块的一个整理。

关于感情

今天聊了很多东西,其中一个就是感情方面的事。这里的感情值得就是爱情。我同朋友们描述了下我理想中的感情:“我希望有这样一个人存在,我同她的感情没有必要多么轰轰烈烈、多么绚丽多姿,我更渴望的感情是那种淡真的——很有意思,我发现自己最近好喜欢创造一个新词——就是平淡的但是真实的或者说现实的。当中没有那么多幻想,没有那么多不真切的幻影,没有我之前文章中提到的幽灵,我们心系于真真正正有血有肉的彼此,我们心爱着彼此,我们欣赏于彼此。我们有着自己喜欢干的不同的事,我们给予彼此空间干着自己喜欢干的事互不打扰,我们可能不是肩并肩走在一起而是各自走着不同的但是通往这同一个终点的路,我们不必每天腻歪在一起,我们可能各自走着好久都没看对方一眼但总有一个点我们会一起转过头来相视一笑……是啊,我所要的那份感情,不需要炽热如烈焰,只需要如那支在昏暗的客厅仿佛永远燃不完的蜡烛一般,在我离家而去奋斗的疲惫不堪时,我回头看,她仍在那,摇曳着、燃烧着,纵使火苗扑闪,但我仍能感受到那沁人的温暖。”
当然了,对我而言,这种基于彼此空间的感情好美好啊但又感觉是如此的难遇到啊——正在我长篇大论时,他女朋友又因为他跟我聊得嗨没回信息心态有点炸裂了(笑)。其实也好理解,当一个人真的陷入到一段感情时,如果本人没有足够的安全感,对方没有给予到足够的安全感,很容易有这种心态。我所描述的状态,要的是双方的绝对信任,彼此的绝对了解,两者的绝对成熟。真难啊,不是吗?别人难求噢,我只能希望自己能够更成熟点吧(笑)

关于未来发展

我们在深圳湾咸腥的海风中聊了很多,其中一个话题就是个人未来发展的事。我们聊着平台、聊着人脉、聊着机遇,互相交换着彼此有的信息,也思考着以后的事业发展。我们都是那种不愿意停下来的人,我们都相信“男儿心在四方”,确实,我始终觉得,人生一世,总得做点什么能让自己为自己感到自豪的事情。我们都以为一个人的眼界、一个人的格局、一个人的机运、一个人的智识是一个人能否取得那些能够让自己自豪的事情的关键。眼界与格局,自己所能处的平台很关键;自己所能去哪里的平台,自己的能力很重要;剩下的一个很重要的就是机运了。历史上有许多雄才大略的人物他们沉沦了,有很多看似的平人庸辈他们能够站在封口浪尖,所谓时机,所谓机运,确实玄学啊,唯一能够掌控的就是个人的能力了,所谓尽人事,顺天命了。

写在后面

写了好多东西,现在也好晚了,先睡觉了,最后贴两张图吧,结束掉这么久以来难得痛快的一天。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