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年八月随想随记二

20年八月随想随记二

摘要:最近事情真多啊,又想写东西了。

写这篇博客的时候想到了一个词:多事之秋。已逢秋季了,秋之多事,纷沓而至,搅人心境,扰人平静,万言千语归结于一字便是难。做人难,做事难,活着难!

这个月于我而言最重要的事情应该是我与她总算是定下来了吧,广义而言,故事一说便有两年;狭义而言,文章篇幅也近半个年岁。我终究还是明白了,所谓不合适终究还是不合适,根本上的分歧不是尽心竭力便可抹平,感情之趋势,不是勇者般逆流而上便可克服。所以,终究还是放下了,总算还是放下了,剩下的那些东西——遗憾、怨悔、不甘,我相信终将随着岁月和石板上刻下的字迹在风雨中而渐渐被抹去,在心头留下淡淡的刻痕。剥落我所披上的这些抒情语句的外衣,带着理智分析来看,想着最后我们深聊时讲着各自对彼此在这段时间相处的种种互相误解,我确实太过年轻,稳重与成熟欠妥,急躁与冒进尚存;细心与体贴不够,浮躁与自负太过。也好在我还年轻,尚可总结,尚可改错,尚可继续努力变为更好的自己,这点上谢她渡我;另个角度看,她对我的不甚信任,她的太过心思细腻,她的太过保守消极也恰恰让我明白了,不合适不必强求,彼此做个朋友,安心照应,彼此祝福亦是一件幸事,茫茫人海,能遇见彼此并相识相知,足够难了,也不需强求相爱二字。

我是幸运的,今天下午和好友G出门聊聊天、喝喝茶、看了看电影,向他诉说着我的遗憾,心中的不甘也少了五六分了。和他聊天的时候聊到了一个话题——感情好似就是一场悖论。我同他聊天时都以为,感情中本应放由最真实的自己,表达自己最真挚的情感——无论喜悦还是悲伤——毕竟,我们谈一场恋爱,不就应该是面对各自最真挚的情感吗。但事实上并不是如此的,很多时候,在感情中,我们心中苦闷反而不应该主动叙说、身后不满更是不该直接表达,我们要考虑对方的感受,不要太过在意自己一时情绪的表达。这样对吗?我以为对,也不对。对在这些对对的人而言是对的,不对在对不对的人而言就是不对的。两人之间,可能性别不同、生长环境不同、遇人遇事不同、习惯不同、见解不同,相互之间,摩擦总会有,如若可以磨合,幸事一件,那么就是对的;如若不可磨合,那就是不对的,也无可厚非。这是于感情而言。我想抽象一下这个“悖论”,它所引出的问题应该是,是否存在这样一种状态:人们可以时时刻刻真正的做自己想做的事?这个问题,答案稍经思考,必然是否定的。我们要做的,不应该想着如何去做自己想做的事,而是应该在矛盾之时,摒弃情绪自我,静下心想着,如何做事,才能实现于人于己的最大利益。这些道理我读过吗?读过,但果然,人读过再多的书,没有能够真正掉入坑中疼过,是无法真正理解这些道理的。我太年轻了,经历的太少了,又太过自负了。

感情之事,这个阶段先划上句号吧。继续讲讲后面对自己的规划吧。学业方面,数学、英语、计算机408得稳上,专业课别落下;技术方面,CTF继续打着、项目继续做着、安全方面的知识继续扩充这;人际方面,我得着手扩宽自己的圈子了,首先在安全、技术圈子内得多认识些朋友,而后我得多出去走走,定下来十月份去趟北京,再后我想多认识认识其他领域的朋友,多多碰撞彼此的想法,好好提升自己的人际交往能力;感情方面,随缘吧,还是得多经历、多总结,理论与实际结合,最后真正学会爱人。下学期蛮关键的,下学期一结束,就该正式准备考研了,目标北邮网安学院/西电网安学院,冲。

总而言之,这纷纷扰扰的俗世之中的种种俗事,得之我幸、失之我命,望我可以尽力但不悔尽力,无论何种结果,坦然接受,满怀爱,拥抱心中的美好继续向前走。

以上。书于2020年8月28日。


评论